中国香港观察:口袋妖怪疯狂迷恋中国香港,引发创新思考

口袋妖怪(PokemonGo)如旋风般来到香港,使得中国香港的街道和公园拥挤不堪,低着头玩手机游戏。

夸大其词,甚至自闭症青少年也几乎不得不出去玩。

显然,创新产品的力量非常重要。

这种疯狂的场景让人们钦佩产品的吸引力,但它可以让人们不用想茶或米饭就能把手放在机器上。

原来,《口袋妖怪》可以吸引老一代和年轻一代。

年轻人喜欢刺激,充当追逐精灵的教练,这是可以理解的。对于那些连续几年长大的人来说,他们仍然沉迷于游戏,因为游戏具有怀旧元素,充满了对90年代游戏男孩(GameBoy)的记忆。

章鱼第一次被使用是在19年前,当时中国香港的传统创新让人们想起了中国香港的科学研究历史。

章鱼的确赢得了来自大陆和世界的竞争。

如今,大陆人总是嘲笑在中国的香港人。他们为什么还在使用章鱼?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东方日报》称:孙中山早年曾使用类似章鱼的中山通行证,但很快被支付宝和微信等新支付方式扼杀。

站在科研前沿的香港人也说:中国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章鱼在19年前首次作为电子货币被发明,从那以后就没有革命性的发明。

中国香港曾因其金融支付而闻名。现在它只能等待使用苹果支付。

作为香港人,他们其实是期望传统科研产品有所突破。不要怀念章鱼过去的日子。

目前,中国香港充满怀旧之情。老照片、怀旧书籍、餐馆…口袋妖怪(PokemonGo)成功翻炒游戏男孩元素,希望刺激香港人发挥创造力。

在中国的香港人希望创新和创意产业能够蓬勃发展。

口袋妖怪(PokemonGo),深圳的一项科研和金融创新,是日本任天堂的产品。它可以将过去与未来联系起来,开发全新的移动游戏。

这一研发创新激起了人们的兴奋,给世界带来了新事物,也点亮了姬神日本经济的眼睛。

作为香港居民,看看邻近的韩国。三星手机举世闻名,拥有优秀的科研成果。没有必要多说。

据说邻近的中国香港深圳正在进行龟兔赛跑。深圳已经在科学研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中国香港似乎猛然觉醒。许多香港人仍然睡得很香。

深圳已经成为世界创新型城市之一,孕育了著名企业:腾讯科技、比亚迪电动车、华大基因、大江无人机等。

以电动汽车为例。深圳政府已在这一行业投资数十亿美元,但由于缺乏资金,香港理工大学开发的电动汽车将其技术出售给美国公司。

作者最近去了深圳前海,周大福在那里建立了一个香港商品中心,但他不做零售,这让他的同事们很惊讶。

事实证明,中国内地的跨境购物已经变得非常普遍。大陆人不知道这些货物。当他们在入境商品中心看到实物时,可以回家在网上购物。

网上购买香港商品可以节省很多税收,而且比在内地商店购买香港商品便宜得多。

内地人喜欢来香港购物,但一些香港年轻人踢内地人,因为他们反对自由旅行。他们不知道互联网已经打破了地理界限,即使他们不到香港也可以买到平板电脑。

最近几个月,内地来港游客人数持续下降。中国香港的零售业已经开始担忧,商店租金也在下降。

香港人的眼睛不能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也不能再以自我为中心。

珠海倡导文化创意。深圳在科学研究方面领先于中国香港。许多香港人还担心前海的制度创新将夺走中国中部地区香港的金融优势。

前海金融业的新业务包括商业保理、互联网金融、供应链金融等业务,刷新了一些香港业务。

前海蛇口自贸区的成功在于制度创新,无论国际制度规则、法律规范、政府服务、运作模式等,率先施行,将为全国作为可供借鉴的制度试验池。前海蛇口自由贸易区的成功在于制度创新。率先实施国际体系规则、法律规范、政府服务和运营模式。它将成为全国学习的系统测试池。

香港人一向批评内地的管理不善和政府法令的失败。然而,一旦这些创新经验被广泛复制,内地空的发展将会越来越大。

正如深圳正在领导科学研究和金融创新一样;珠海也不愿意跟随。

位于珠海市横琴新区,拥有创意基地。

中国香港李信集团的李凤德和李锋控股计划投资180亿元在横琴建设一个大型文化产业项目。

横琴可以首先尝试改革其管理机制。该项目旨在发挥好莱坞式的效果,举办大型电影节、音乐节和音乐会。

为了鼓励文化创意,横琴还将吸引国内外电影、电视和新媒体制作等上下游企业进入。

中国香港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成功。公民和企业都有责任。香港人总是抱怨政府缺乏领导,导致中国香港在创新产业方面落后。

确实有许多空领域政府需要改进,例如资源投入和政策导向,但企业和社会也有其责任。

当科研项目需要研发时,如果企业只赚钱,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效益,他们会继续做房地产生意,不会投资科研。

科研项目的风险很高,公众不能接受企业的失败。他们经常强调纳税人的钱不能用来浪费新浪彩票的输赢。一旦政府资助的企业家失败,官员将被追究责任。

中国香港是政治化的,也负责从商业中赚钱。

如果企业集团想要利润最大化,公民就不能容忍纳税人的钱投资于高风险的科学项目。

香港人喜欢批评,但不够宽容。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科学研究行业只能畏首畏尾。它必须迅速从日本、韩国和深圳等邻近地区转移。它必须继续享受他人的成就,同时缺乏核心科研竞争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