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第二只货币基金组织清盘,另有4只基金触及清盘线。

习记者梁银妍规模收益双杀,接连迎来清盘,短债基金及“类货基”盛行,货币基金“寒冬”已至?继交银施罗德天运宝货币基金(下称“交银天运宝”;A类:005002;E类:005003)之后,年内第二只货币基金遭遇清盘。

8月20日,前海开源基金发布公告称,审议通过关于终止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下称“前海开源尊享”;A类:004473;B类:004474)合同的议案。

自8月21日,该基金进入清算程序。

17只货基加入“迷你”大潮8月2日,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公告称,交银天运宝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已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基金终止条款。

自8月9日起,该基金进入清算程序。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交银天运宝合并份额为0.12亿元。

与交银施罗德不同的是,前海开源尊享清盘则属于主动终止运作。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前海开源尊享合并份额为1.04亿元,未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

北京某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1亿元左右的货币基金,已经难以运作,还不如清掉。

对于货币基金来讲,主要还是买券,规模太小的基金,银行间市场和债券市场“不带你玩的”。

再者,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规模太小的基金,会影响机构投资者的进出,受监管要求,单一客户占比需低于50%的限制,“1亿元的规模,大点的机构比如险资,最多只能投5000万元,他们也不愿意。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规模在1亿元以下的货币基金(按合并份额统计)共17只,除了交银天运宝外,还有4只规模在5000万元以下,面临清盘风险。

此外还有诸如中邮货币A(000576)、中银如意宝A(004502)、汇添富收益快钱(159005)等基金,其规模(按合并份额统计)勉强超过1亿元,但仍属“迷你”基金行列。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告诉记者,引发基金清盘,除了可能是连续60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或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达100人外,也可能与收益率下降,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等因素有关。

上述北京公募基金人士也告诉记者,对于货币基金来讲,越大越好做,越小越难做。

原来几十亿的产品,如果业绩不好,大家持续赎回,就陷入恶性循环,规模越来越小,收益也越来越低。

规模收益双减货基难现昔日辉煌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募基金总资产合计13.46万亿元。

其中,货币基金规模为7.28万亿元,占比54.1%,与2018年同期7.71万亿规模和占比60.8%相比,均有下降。

同时,2019年2月以来,货币基金规模持续走低,相比2018年8月末的峰值8.95万亿元,到2019年6月底,速降1.67万亿元。

从收益率来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21日,650只传统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8月均值为2.37%,7月均值为2.41%,下降4个BP;2019年均值为2.58%,2018年均值为3.59%,下降超过100BP。

郭施亮认为,货币基金收益率与宽松货币环境、银行间市场利率变化等因素有关,此外也受货币基金流动性新规政策和货币基金同质化现象严重等因素影响。

这与货币基金昔日辉煌形成对比。

200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第一只货币基金成立。

2004年11月,天弘基金成立。

彼时,未曾有人想到,这家公司在10年后大放异彩,并直接推动货币基金在开放式基金中的占比猛增。

2014年5月,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在开放式基金中的占比超过50%;2017年10月,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占比突破60%。

值得回顾的是,2013年6月,天弘基金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余额宝,直接推动其规模规模猛增,天弘基金从年初排名50位,到年底攀升至第二位。

2014年,阿里巴巴成为天弘基金第一大股东。

天天基金网显示,2014-2018年,天弘基金的货币基金规模占其公募规模的比重分别为98.4%、95.0%、97.1%、98.6%和97.3%;天弘余额宝(000198)7日年化收益率分别为4.8341%、3.6768%、2.4993%、3.9135%和3.4687%;同期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分别为1.2908元、0.9871元、0.6770元、1.0531元和0.6536元。

连续5年,天弘基金管理规模高居榜首。

但自2019年以来,天弘基金出现缩水。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天弘基金公募总规模为1.20万亿元,较2018年年底缩减1381.23亿元,规模降幅达10.29%;较2018年一季度峰值缩减9866.51亿元,规模降幅达49.58%。

而天弘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从2019年年初的2.63%,降至8月22日的2.38%,7月15日创年内最低2.26%。

其规模从2018年年末的1.13万亿元,缩水至2019年二季度的1.03万亿元。

谁在挤压货币基金?除了与行业监管趋严、市场流动性宽松带来收益下降有关外,诸如短债基金、银行“类货基”的出现也形成了对货币基金的挤压作用。

2017年9月,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要求公募去通道化、降低货币基金规模增速,防范流动性风险。

规定中提到,2017年10月1日起,如果需要采用摊余成本法,基金资产必须保持更高的流动性,规模与风险准备金数量挂钩,规模应限制在风险准备金数量的200倍以内。

此后至今,再未新发一只货币基金。

同年年底,中基协在基金评价业务座谈会上提出,基金评价机构应进一步弱化对公司管理规模的关注,不再公布包含货币市场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

某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股东考核非货基规模和排名,可能也是导致货基发展受挫的一个原因。

北京另外一位曾从事公募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监管趋严是货币基金受挫的一方面,其实更重要的是,现在货基收益率不高。

目前市场流动性较好,短端利率维持在较低水平,最低的时候是7月3日,隔夜Shibor报0.84%,创10年新低。

在资金宽裕的背景下,货基的收益率有下行的压力。

“不赚钱,投资者肯定是不愿意投资的。

”与此同时,短债基金、银行“类货基”兴起,补位流失的货币基金。

上述公募行业人士称,短债基金可以看作是增强版货币基金,之前受市场环境影响,成为热门产品,但后续发展还要看利率水平,今年以来赎回趋势就比较明显。

而银行“类货基”,目前多数收益能达到3%以上,像银行理财子新发行的一些产品,是能达到4%的,而银行又有渠道优势,这才是挤压货币基金空间的“大杀器”。

发表评论